世界上最孤独的风景

2015/12/22 9:27:10

如果说“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那么探访他们确实像是看望熟悉又生分了的老朋友。

谁叫他们,那么孤独,让人心疼,让人牵挂——
     最孤独的树

 
     它应该是新西兰被最多摄影师包围的树——恰恰因为它的孤独。


     这棵新西兰出镜率最高的树——Lone Tree of Lake Wanaka(That Wanaka Tree),位于新西兰南岛瓦纳卡湖。
 

 
     日出后,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湖面升起了薄薄的晨雾。傍晚的光线很柔和,落日的余晖不时洒在树稍,变幻着树与湖的色彩,几只飞倦了鸬鹚,聚集在树上。
 

 
     “等待光线真的是个非常微妙的东西,他总是能在你不经意的时刻出现,就像一种魔法”——这棵孤独的树就这样,在不同时间,不同的光线下,呈现着不同的孤独美。
 

 
     最孤独的石头
 

 
     澳大利亚艾尔斯岩(Ayers Rock,也叫乌鲁鲁岩Uluru),高348米,长3000米,基围周长约9.4公里,东高宽而西低狭,是世界最大的整体岩石。它气势雄峻,突兀于茫茫荒原之上……
 

 
     随着时间与气候的不同,乌鲁鲁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因此它还被称作“魔石”。这块魔石亿万年来孤独又奇迹般的伫立在澳洲北领地荒凉无垠的沙漠中,好似一块巨大的丰碑。
 

 
     有电影在这里取景,说是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可看到孤独的乌鲁鲁,更容易想到的是《小王子》里的那句——“我喜欢沙漠,坐在一个沙丘上,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 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默默地放着光芒……”
 
 
     在这颗孤独的巨石面前,就着夕阳吃晚餐,也算一场陪伴。
 

 
     最孤独的教堂
 

 
    远远驱车而来,就见红色尖顶教堂——冰岛维克小镇(Vik)里的红色小教堂大概是最抢眼的孤独存在了。
 

 
    人口不过600的冰岛维克小镇(Vik),位于冰岛的最南端,交通还算便利,处于冰岛国家一号公路旁,距离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仅有180公里。一路上的景色有火山、瀑布、河流湖泊、冰川以及独特的山景,一切会使你放慢脚步,直到抵达孤独却也安宁和睦的小镇。
 

 
     在小镇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小镇最著名的是黑沙滩,1991年的美国群岛杂志曾把Vik黑沙滩评为世界上十个最美丽的海滩之一。由于它黑得天然、黑得通透,海水在丝毫未受影响的情形下依然清澈,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微光。
 

 
     最孤独的仓库
 

 
     在斯瓦尔巴群岛永久冻土带区的一座砂岩山内部120米处,建有一座高出海平面130米的,世界上最孤独的“仓库”——这是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Svalbard Global Seed Vault),又叫“世界末日种子库”、“末日粮仓”、“全球农业的诺亚方舟”,是挪威政府建造的一个保存全世界农作物种子的贮藏库。
 

 
     过完7岁生日的种子库,其建立是为了收藏全世界的农作物种子,以防止人类在面临大规模的灾害时永远丧失某些粮食的基因。将种子库建立在这里,也是为了使得即使冰川融化仍然能够保持其干燥环境。
 

 
     极夜总带给人无聊与孤独,极地里的种子库肩负着全人类的希望,在黑暗的极地里发光。
 

 
     有人说,旅行就是在路上找自己——这听上去也像是一件挺孤独的事儿。漂洋过海,驱车百里,这么孤独地行进,抵达那么孤独的目的地,最后会有一场温暖的对话吧,连接世界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