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也是一种梦

2016/1/6 13:18:12 来源:资味网 作者:
       时光倒回到11月,我报道了与飞利浦•吉佳乐(Philippe Guigal)谈话,但当时一句没有让人留意的话语却久久回荡在我的脑海中:“葡萄酒也是一种梦”。
葡萄酒也是一种梦
 
       我曾听到过很多葡萄酒生产者发表类似的观点,那么我们怎么理解它呢?
       葡萄酒的生产者了解他们的葡萄酒,正如父母了解他们的孩子,婚姻伴侣了解他们的另一半一样。葡萄的生长过程充满危机,酿造过程也充满不可控性。酒窖里普普通通的葡萄酒在世间顶级酒款面前相型见绌。但无论如何,这是酿造者的梦,酿造者们期待着自己酒窖里那些略显不平衡、浑浊甚至无趣的酒款有一天能够“蜕变”成标价数百英镑、欧元、美元的酒款,正如每一位父母都期待着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跳过龙门。
       大量研究表明消费者喜欢低价酒甚于高价酒,同时也有研究指出专家们的评分有时并不可靠,在不同的品评大赛上,同一款酒也许会获得完全不同的评价。
葡萄酒也是一种梦

葡萄酒的“梦想力量”
       你可以这样说,对于绝大多数葡萄酒最重要的就是它“梦想力量”。对于葡萄酒作家来说这种“梦的力量”就是想象的能力,激发灵感的能力,然后通过写作带给自己满足。换句话说,酒商卖酒、收藏家收集葡萄酒、葡萄酒作家写作同样是一种“梦”。
       梦的开启是因为葡萄酒是一种酒精饮料。乙醇作用于神经,激发人们的热情,活跃人们的思维。有些葡萄酒作家忽视葡萄酒中酒精的存在,甚至把酒精当成一种危险品、一种缺点和不足,但事实是,如果葡萄酒不是一种酒精饮料,那么葡萄酒造梦的能力也将随之消失。
       葡萄酒控制着我们的注意力,因为它左右着我们的“情感”,这源于每次接触新的葡萄酒,我们都会在心中给它建立一种形象。来自摩泽尔(Mosel)的小房酒(Kabinett)和来自教皇新堡(Chateauneuf du Pape)的葡萄酒带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主要是因为饮用后的感觉,教皇新堡的葡萄酒比摩泽尔的葡萄酒要强壮两倍。但随便哪一种酒三五杯下肚,那种奇妙的感觉,是其他饮料无可替代的。
       葡萄酒的第二种“梦想力量”体现在它的文化底蕴。标志着欧洲传统文学诞生的史诗著作《奥德赛》中到处都有关于饮用葡萄酒的记载。同时,葡萄酒在宗教领域也被广泛应用,全球信徒最多的宗教要求每一位信徒在重要的仪式上饮用葡萄酒。
       葡萄酒的历史就在那,与我们紧紧相连,就像藤壶依附着梦想的大船,深深的扎根于我们的脑海中。佩皮斯(Pepys)在一个伦敦酒吧里喝侯伯王(Haut-Brion),康帝亲王(Prince de Conti)与蓬巴杜夫人(La Pompadour)之争,拿破仑在征战莫斯科的路上痛饮香贝丹(Chambertin),这一系列奇闻异事都增加着葡萄酒的梦幻色彩。在新年前夜打开一瓶雄狮(Leoville-Las-Cases),不免让人想起波尔多酒商们在1855年起草的影响世界的分级制度,在那次分级中雄狮酒庄被评为二级庄。一瓶奔富葛兰许(Grange)传达给我们的是一位澳洲酿酒师的梦想,一个来自澳洲酒庄超越波尔多的梦想。每一瓶跃鹿酒庄SLV(Stag’s Leap)葡萄酒让我们不断回忆那场惊心动魄的巴黎审判。
葡萄酒也是一种梦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风土”的概念对于葡萄酒的梦想和现实意义同等重要。来自桑塞尔(Sancerre)的葡萄酒与来自普伊•富美(Pouilly-Fume)的葡萄酒表现完全不同么?当然不能这么说。但在梦想之地我们坚称它们完全不同,同样,来自卢瓦尔河谷都兰的长相思的表现也完全不同。梦就像是完美无瑕的、完美的人生,容不得半点瑕疵。
       关于葡萄酒的所有的东西,甚至简简单单一个玻璃酒瓶也有它“梦的力量”—沉重、光滑、坚固但是易碎,常常会有浮雕。同样来自葡萄牙或撒丁岛深林的橡木塞要比金属和塑料帽带给酒客更多的想象,虽然橡木塞使用起来并不方便,但人们还是喜欢橡木塞。酒标也有他们自己的梦,不同的酒标带给人的感触是完全不同的。
葡萄酒也是一种梦
 
       你甚至可以说“梦”改变了我们的品尝体验。很少有人在第一次品尝葡萄酒时,就喜欢上它。葡萄酒很难像果汁一样,第一次喝就很美味,但通过不断的学习、理解,你一定会爱上它。
       最后,所有我说的这些都是葡萄酒本身赋予的么?当然不是。风土确实存在,质量也存在,酒评家评估它们,但最终决定的是市场。最伟大的酒都是经过长时间市场洗礼的。仅仅靠梦想是很难保持一款葡萄酒的声誉和地位。但我想说的是葡萄酒不能脱离梦想而存在,脱离了文化,脱离了梦想,也许只剩下干瘪瘪的一款酒。梦从来都是快乐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