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达人前线 > 正文

端午穿越,去看百年前的德清“洋家乐”

2015/8/5 10:35:56 来源:资味网 作者:二文
        如果你去德清莫干山避暑,要去转一转百年历史的别墅群,去尝一尝自带清甜的蔬菜,去品一品没有任何污染的黄芽茶,去看一看与世无争的德清人,怎么享受生活。
 
        很多人以为湖州的德清是一个乡下的乡下,只不过因为最近德清莫干山出了一批洋家乐高端民宿才有了名气。其实不是,一百年前,德清的莫干山的知名度,堪比现在的马尔代夫。
        先报一串名字:到莫干山上住下来(注意:是住下来,不是看两眼)的名人包括:蒋介石宋美龄夫妇(在这儿度蜜月)、毛泽东、周恩来、陈毅、郭沫若;曾建在这里的别墅有:黄郛的白云山馆、张静江的静逸别墅、杜月笙的别墅、张啸林的公馆、潘梓彝的华厅、陈永青的松月庐、钱新之的新庄等等。还有许多别墅是由以及来自英、美、法、德、俄的洋人们造的。
        这不难理解,德清地理位置离上海杭州近,莫干山上又一派浓荫遮蔽、瀑布飞溅的风光,况且在这江南福地,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都吃得到。


        20世纪初期,在上海的洋人还是各色阶级都有的,在德清的洋人却已经洗了牌一般清一色的有权有势。一般的外来人是没法住在德清的。住这儿的人,都得先跑马圈地,在山上盖起一座别墅来(盖不起的就别来了,那会儿还没农家乐),等到了夏天,携家带口来这儿地度假。
 
        这股风潮是由1894年来美国浸礼会教士佛利甲发起的。这位老先生酷爱爬山,爬到莫干山的时候,文思泉涌,写了篇长长的游记投稿给各大主流英文媒体,一下子在国际上捧红了莫干山。到了1898年,另一位久居杭州的老先生,也是佛利甲的好友,英国耶稣教士洪慈恩,也来爬莫干山,一爬觉得很好,说“山形势胜常,泉水清洁”,着手购地,兴建莫干山第一座别墅。
 
        此后,上山买地建房的显赫便络绎不绝。接下里的三十年,莫干山成了西方人的避暑胜地。到了上个世纪20年代,来自上海、江浙的富商、国民党要人、军阀权贵也来此设房短住。
        如果说一开始来莫干山休假的教士只是寻了一个避暑的地方,后面趋之若鹜而来的大人们和洋人们,就不仅只为了贪凉,也为了加入这个上层圈子。


        暑假一到,这些大人们、洋人们从上海乘了火车到杭州艮山门车站,再在艮山门码头乘船一路到莫干山脚下。那时候还没有盘山公路,但是德清当地的脚夫们早在码头候着,提行李的提行李,抬轿子的抬轿子,把各位政要、大员、外商,连同他们的家眷和大包小包,都晃晃悠悠地运到各家的别墅前。
 
        所以,今日来德清,不能只住近几年才起来的“洋家乐”,必须去看看百来年前的真正的“洋家乐”,看看那些用本土的石瓦青竹造起来的;却把中式结合了哥特式、巴洛克式、西欧田园式、欧洲城堡式等的;雕花窗棂配上彩色玻璃、琉璃瓦配石墙的;活生生就是一部中国别墅建造史课本的,莫干山别墅群。


 
        尽量不要跟团。跟团的电瓶车只会带你看一个瀑布和新修的亭子,以及蒋介石宋美龄住过的白云山馆。要自己游,在不经意间遇见一个个藏在大树里竹林后的老房子,然后去判断这桩别墅的主人如何在这座座山中选出自己满意的栖身地,别墅和别墅间的主人又怎样在这片自然笼罩的地方联成社区。
 
        有一段时间,德清已经变得和纽约一样,什么语言都有,什么人都看得到。清晨,洋人忙着打球、男女仆人忙着拣球;傍晚洋人自己轮换奏乐跳舞;雨水充足的时候,山上开挖的二十多个泳池里有各种比基尼美女;到了周末,洋人们在教堂做礼拜。
        而山上的荫山街那时候已同上海的南京路般繁华:银行、邮局、书馆、水果店、牛肉店、成衣店、酒店茶馆,甚至教堂、小学以及公墓,一应俱全。


 
        莫干山和周遭的一切渐渐地脱离,变得那么不一样,变得俨似一个国中国。
        清末的官员们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些洋人就是“八国联军”2.0版,而且他们不是抢完了东西走,他们是在这里要住到死的节奏(连坟都挖好了)。投机倒把的商人们把莫干山的土地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无来由地让这片土地滋长自己的财富,却在公园门口挂着"狗与华人不得入内"的牌子。 
 
        晚清政府的孱弱由不得那些官员主宰莫干山的命运。洋人们作威作福的日子延续了三十来年,到了20世纪30年代初,由于上海、江浙的不少富商豪、国民党要人、军阀权贵也来此设房短住,造起比洋人的别墅更漂亮,更亭台楼榭的别墅,中国人的这口气才被慢慢出掉。
        这只是出掉一半。还有一半是抗日战争给出的。战争一开始,洋人们都自觉不自觉地离开了莫干山,留下了他们的房产,还有泳池、球场和教堂。这里的居住者成了清一色的中国官僚和商豪
 

 
        几十年来,由于这里住的都非富即贵,发生在这儿的事,也变得非同寻常。
        这里见证过周恩来与蒋介石进行的谈判(谈判最终实现了国共第二次握手);蒋介石、蒋经国、俞鸿钧、翁文灏、王云五、王世杰等参加的“新经济会议”也曾在此召开。
 
        朝代更迭,泳池成了蓄水池,网球场不覆存在,别墅群倒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旅游景点,是保护文物。
        总归不变的,是依然淳朴的德清和德清人。今日的山民,依旧靠山吃山,不缺用度。他们不和城里人抢资源,自家通一根管子,把山泉水引导家里淘米洗衣;背上一个锄头,门口的山上挖点笋,后院种点菜;再养几头猪,到了年末杀一只做年猪饭(类似于全猪宴),逍遥自在。
 

 
        现在的城里人去吃德清的东西,嘴巴是要惊艳的。明明是芹菜,怎么能吃出甜味?明明就是猪肉,怎么就不油腻?因为它们是山泉山风养的,任何工业文明也替代不了的东西。
        怪不得这么多洋人又奔着德清来了。他们在这儿开起了“洋家乐”,做高档民宿,一晚价格都是千八百的。但是这次不一样了,这次他们不是“八国联军”,他们是纳税人,是为德清创收的。跟着他们的步子,德清农民的“农家乐”也兴起来了,农夫们把多余的笋成功地换成钞票,而农妇们则做起了大厨,把自家菜园子里的菜变成食客们幸福的笑容。
 
        莫干山洋家乐的代表:裸心谷
        不过,内斗仍然在发生。有些外国人在莫干山开了酒店却不希望中国人住进来,觉得中国人素质差(人家不会直说,不过如果你发现一家酒店从网站到讲电话都用英文的话,就不要去贴冷屁股了);但中国人开的酒店也有长脸的,说不乐意接受外国住客,因为外国人太疯狂,太闹腾。
        哈哈,历史多么相似,人类从未进步。
 
        既然如此,我可以写写哪些民宿是中国人开的,以作参考:上物溪北农舍、后坞生活、西坞里73号、隐居莫干、西坡29、当然还有很多很多莫干山人开的农家乐。